在线短租O2O在中国面临的三大挑战

admin

好像很久没有更新o2o资讯了,作为一个以o2o敲开中国市场的电子商务网站建设公司,这个对o2o的如此冷落着实不应该,因此,小编面壁思过,终于习得此神文,下面给大家展示一下,有钱的不要你的钱,你捧个人场,没钱的你就只能捧个人场了,拍拍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微信号:TMOGroup.闲话不多说了,现在开始展示我面壁思过的结果了,我要讲的是在线短租O2O。

首先我们来看看,什么是在线短租?

在线短租行业最早起源于美国,模式上以成立于2005年的HomeAway和成立于2008年的Airbnb为代表。HomeAway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假 日房屋租赁在线服务提供商,被称作“民宿一哥”,目前市值33亿美元,排名世界十大在线旅游公司第五,(截至2014年7月底),而Airbnb则是近年来崛起的在线旅游明星公司的代表,被称为下一个ebay,虽未上市,但目前估值100亿美元。在互联网领域,美国一向是我们学 (chao)习(xi)的对象,甚至出现了专有名词来形容这种“拿来主义”,C2C(copy to China)。HomeAway的中国对标是以途家为代表的B2C模式,房源主要由途家控制,统一装修,统一管理,房租收入途家和房东按一定比例分成。而 Airbnb模式的对标代表则是小猪短租、主要是为个人房源发布者以及租房者提供一个信息发布和交易的平台,靠收取房东的佣金来盈利。而游天下、蚂蚁短租 实际多是中介等职业房东,并不将个人房东作为重点,从某种意义上讲还不能算作真正的Airbnb模式。本文将重点剖析与Airbnb对标的C2C模式在 O2O实践之路上面临的挑战。
 

然后,我们讲今天的主题,中国在线短租O2O面临的三大挑战

一、中国式困境:诚信体系不完善

随着O2O概念的火热,在线短租在近年也迎来了发展 的黄金期。据艾瑞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在线短租市场在2012年加速起步,市场规模为1.4亿元,到2014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40亿元,2015年可达 105亿元,3年时间市场规模将增长超过50倍。另据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在线租房市场研究报告》,2014年中国在线短租市场的交易规模将接近30亿 元,并保持高速增长。

但这个快速增长的市场切分起来并不容易,首先就是 C2C模式所依赖的最为关键的一环:诚信体系。C2C短租供需两端面对的都是个人,诚信体系的完善程度就是影响这一模式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人与人之间的 互信是需要长期积累的,而Airbnb和小猪短租等C2C在线短租公司的一般做法是通过一套体系化的机制来建立这种互信。怎样才能使房东安心让陌生人住进 自己的房子,反之又怎样使租客安心地把自己的个人信息、租金交付给房东,同时租到的房子符合网上的房源介绍和照片,这对C2C模式在线短租都是挑战。

为保障交易,Airbnb的做法一是依靠社交网络, 把真实用户与Facebook及LinkedIn绑定。Facebook的关系网,在美国有一定可信度,如果该用户的好友太少,且是新近注册,那么可能就 存在问题。而LinkedIn是美国人主要的招聘网站,如果房东愿意把LinkedIn绑定到Airbnb上,似乎就在传达一个信息:我做Airbnb是 认真的,以工作为保证。”二是Airbnb会要求用户绑定信用卡。因为美国征信体系相当成熟,如果用户绑定了信用卡,信息就等于真实可查的,不当的行为或 者犯罪成本都会非常高。

但对国内在线短租公司来说,基本没有社交网络可以保 证用户是真实安全的。一份来自中国社科院的调查显示,约7成中国人不信任陌生人。要让他们选择住在陌生人的家里就更是一种挑战了。中国在线短租公司需要在 市场培育阶段通过平台机制化的手段建立供需双方交易的诚信体系,目前的主要操作方法有小猪短租的引入第二代身份证信息验证机制、建立评价体系和类似 Airbnb的保险赔付,但评价体系的建立需要供需两方的积累以及独特性体验评论的累计。

二、供应链难题:供需两端需培育

任何商业模式的成功都离不开供需两 端的匹配,即供应链的高效运转。在线短租C2C模式供应链的建立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供需对接,供给端是资源的组织和价值挖掘,需求端则是消费通道的建立和价 值分配,整个供需体系建立在一套信用基础上,同时需要做的是两端市场的培育,如果没有Airbnb的成功,在线短租C2C模式在中国现在的信用环境下建立 是十分困难的,如果没有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在线短租O2O的发展也会步履维艰。

Airbnb在美国取得巨大成功后,中国第一个吃螃 蟹模仿这一模式的是爱日租,可以说爱日租与Airbnb一起教育了中国这个大市场,随着2013年7月10日爱日租的倒闭,在线短租在中国的发展空间曾受 到质疑。所以在线短租市场教育工作是否已经完成还有待观察,但今年6月小猪短租完成B轮获1500万美元的投资、途家完成C轮获1亿美元融资,而今年八月 Airbnb确认再融资4.75亿美元,资本市场的支持和看好说明短租市场受到了重视,短租市场几大玩家的模式基本受到认可。

从需求角度看,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地区之间的人 口迁移正在变成一种深刻的社会化问题。虽然自助旅游市场还不如欧美国家旺盛,但是求医、求学、求职等过渡性住宿需求却比欧美要高的多。这些过渡性住宿的需 求是指那些时间在7天以上,30天以下的住宿需求。有这类需求的房客在以往面临的是长租房市场无法满足,而住酒店有些条件无法满足,价格空间不大。

从需求基本点上看是没有问题的,这样独特体验的模式 在中国一定有,但从需求量级上看,由于中国的城乡二元结构,发展不平衡问题突出,分享经济的个性需求目前还多集中在北上广深一线大城市,在中国三四线城市 甚至二线城市这样的需求还需继续培育,Airbnb可以通过全球化扩张的方式来寻求需求并引导了需求潮流,但对小猪短租这样的本土化公司在未来的需求放大 上,全国性的扩张可能将遇到瓶颈。

从供给的角度看,如果注意分析Airbnb的发展历 程就会发现,Airbnb全球化扩张速度是惊人的,到目前为止已经拥有全球190个国家的34,000多个城市为您带来的80万个以上的房源。这一供给能 力是强大的,甚至能反过来影响需求、引导需求。事实上,中国是否有那么多可以用于出租的闲置房源呢?答案是肯定的。在2008年四万亿政策刺激之后,几年 间中国闲置房产大量增加,尤其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高企的房价与闲置房源形成奇特的矛盾,这一闲置资源与小猪短租等C2C模式的匹配需要谨慎分析。从地域 维度上看,同需求扩张逻辑相似,若非一线城市的短租需求少的话,闲置资源的C2C租赁在供应端虽充足,但可能会流向B2C模式或“小B模式”,能保留在 C2C的供应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加上中国人传统对待房子的态度,有几套房的可能不缺短租的钱,嫌麻烦,就一套房子的对于接受现有信用体系下与陌生人共 处一室的风险的意愿还需要时间来培养。

三、管理体系挑战:传统管理思路需改变

Airbnb所倡导的分享经济、多样化体验的C2C 模式实际上在倡导一种新型的生活方式,并迅速在全球各领域引起了关于“分享经济”的讨论和热潮,根据Altimeter Group的一份报告,“近年来这股新兴的“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浪潮,已催生了200余家新企业,并得到了20亿美元风险资本的注资。此外,年轻群体的文化也发生了变化,年轻人对与自己的朋友和邻居做 生意更感兴趣,而不太喜欢从毫无个性的企业那里购买产品和服务”。从分享经济代表Airbnb及Uber诞生及发展以来,国内众多追随者更多的学习模仿其 商业模式,但在真正关注Airbnb运营核心、管理精髓并结合中国实际情况进行本土化的模仿者是少数。

为什么会关注Airbnb的管理?任何企业都不可能 仅靠商业模式、炒概念就能成功。它需要在商业模式、资源、人才、管理体系等诸多条件相互融合、发挥最大价值的基础上才能成功,尤其是象Airbnb似的颠 覆者,单纯学习其模式、不考虑结合国情的管理创新及资源配置情况将使模仿者付出代价。反之,成功的模仿者都有自己创新的地方,百度之于谷歌,QQ之于 ICQ,携程之于Expedia,去哪儿之于Kayak,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于马列主义等。

对中国在线短租业主要玩家来说,真正管理的挑战在于 其以标准化的平台来管理非标准的产品和服务并实现快速增长。Airbnb为人熟知的是其没有组织架构的“无为而治”,靠的是“热情好客”的管理文化和员工 的自我驱动来实现管理,Airbnb在成立6年的时间里把业务拓展到190个国家、34000个城市,这在传统企业组织里以目标,任务,工作流来实现管理 任务的自上而下的下达、执行、汇报、改进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以Airbnb的技术团队为例:员工属于14个团队,每个团队通常少于10个人,角色组成基本 上是软件工程师、产品经理、设计师、以及数据科学工程师。而作为员工个体而言,很大程度上,这些团队都是自治管理的。对小猪短租们来说,这样管理模式的学 习也许并不轻松,毕竟我们面对的大多是在权威主义教育下早已习惯了被告知如何做的人才,但在商业创新里、从来没有人能告诉你该怎么做。

在中国现实环境下,在线短租O2O公司面临的挑战并非个案,国家诚信体系的建立需要全社会共同合力,而供需两端市场的教育是当今移动互联高速发展,O2O模式未来的必然路径,人们需要个性化的服务、个性化的产品,这是大趋势,但如何实现的确是个值得深思的话题,能在个性化服务、体验中做出创新的企业必然有不错的前景,而企业实现价值挖掘、 增值的路径依然是管理,毕竟,事都是人干的!

留下评论